不好意思惡搞了小英,但唯有小英的炸裂式大笑,才可以詮釋我內心對於破音的澎湃(不知為何從小就對破音愛到無法自拔)。司儀叔叔我愛你!你太酷了!